主页 > 百宝箱论坛 > 伊斯坦布尔的纯挚记忆
伊斯坦布尔的纯挚记忆

    纯真博物馆的二楼和三楼,放置着凯末尔收集的与芙颂有关的物品,事实上那是帕慕克尽力而为征集的历史旧物:梅尔泰姆牌果味汽水瓶、针线盒、杰尼·科隆包、发卡、钥匙、香水瓶、小狗陈设、老电影海报等。83个大小不一的展区对应着书中的相干章节,展示了在传统和现代之间迟缓回身的伊斯坦布尔城市风貌,也唤起人们对旧日城市的印象。时间以具象的情势在纯真博物馆里被重复强调,包含地面上的时间标志符号、老照片、放在醒目位置的各类钟表等,都提醒了博物馆之于时间的意思:时间是线性的,永远向前、不停流逝,但博物馆通过贮存物品而提炼记忆符号,保留了一个个主要的时刻,以静止的空间来抗衡流动的时间,也使得人们性命中的爱与蜜意得以永恒保存。

    纯真博物馆顶层是凯末尔的卧室。小说里,凯末尔在博物馆与芙颂的遗物昼夜相伴,枕着浓烈的感情入睡,“把时光变成空间”,在此渡过余生。而在博物馆中,凯末尔的床对面贴着这样一句话:“让所有人晓得,我的毕生过得很幸福。”这是博物馆旅行的终点,也是小说的停止语。帕慕克借凯末尔发声,以为纯真博物馆的主题是骄傲:依照自己的情意度过终生是自豪,英勇地展示自我的人生阅历是自满,纯真博物馆要骄傲地展示土耳其人的实在生涯,让土耳其人观赏本人的人生、自己的文化。

    《纯真博物馆》中凯末尔对芙颂的留恋,折射出以帕慕克为代表的伊斯坦布尔人对家乡的深深眷念,帕慕克称这种情绪为“呼愁”,意思是生活在这座千年古都的人们对彼时城市萧条景象所感触到的难过惆怅。对伊斯坦布尔人而言,这种哀伤触目可见、触手可及,昔日的明珠在现代文化的冲击下,浮现出疲乏沧桑的一面。如何从新寻回昔日荣耀,如何在传统和现代之间安置自我,成为彼时伊斯坦布尔人乃至土耳其人心头挥之不去的缭绕,也使得“呼愁”成为那个时代覆盖着伊斯坦布尔的广泛情感。

    在伊斯坦布尔贝伊奥卢区独破大巷侧边的冷巷深处,暗藏着幢红色小楼,那就是纯真博物馆的坐落之处。纯粹博物馆依据土耳其有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取得者奥尔罕·帕慕克的同名小说而建。小说于2008年出版,2012年纯挚博物馆建成开放,并于2014年失掉欧洲年度博物馆奖。

    

    纯真博物馆展现的重要是20世纪后半叶的伊斯坦布尔城市气象。这座有着数千年光辉历史的城市,曾是欧洲最繁荣富嫡的城市之一。它的地位得天独厚,博斯普鲁斯海峡衔接欧亚大陆,货色方文化在此会合融合,留下了不可计数的文明古迹跟无数可歌可泣的历史传说。

    半个世纪前的土耳其女性,在生活方法上有了很大转变:如芙颂16岁加入选美竞赛,18岁自动和凯末尔相爱,为做演员逐梦片子圈等。这在老辈人眼中显得大逆不道的举措,却深深感动了凯末尔。他能读懂那些勇敢举动下跳跃的纯真心灵,既有奔向古代的大胆和热忱,又不乏对传统的坚守和酷爱。

    在虚构和真实的层层交错融汇之间,纯真博物馆不再局限于凄美的爱情故事。无论是书中记录的物件仍是博物馆中摆设的展品,其中出现出的种种生活细节犹如城市的断代史,参观者得以管窥伊斯坦布尔的衣饰、餐饮、建造、礼节和城市化过程,从中回想那个时期的横断面。

    小说的最后章,凯末尔邀请作家帕慕克写下他和芙颂的爱情故事,把小说作为博物馆的藏品目录。他还请求作家在书籍中印出张博物馆门票,给读者免费参观的机遇。现实中,博物馆工作职员会在读者的书上盖下蝴蝶外形的印章,而读者在参观博物馆时,也能看到橱窗里陈列着的多语种《纯真博物馆》小说、帕慕克的手稿和其余文字资料等。

    《纯真博物馆》(见图,材料图片)讲述了一个悲伤的爱情故事:世家少爷凯末尔爱上了穷亲戚家的女儿芙颂,这场门第迥异的恋爱遭受重重阻力。9年时间里,凯末尔跟随爱人的踪影,走遍伊斯坦布尔的大街小巷。有情人终极未成眷属,芙颂意外离世,凯末尔买下她的旧居,现场报码,珍藏了与她有关的物件,建成纯真博物馆来留念这段恋情。小说里的博物馆和事实中的博物馆,都源于帕慕克的设计,在这里,真与假、虚和实的界线被攻破,小说中提到的物品,帕慕克都找到了对应的什物,收藏进纯真博物馆。

    版式设计:蔡华伟

    近年来,跟着经济的发展,伊斯坦布尔的城市建设一日千里。当人们行走在伊斯坦布尔的大街小巷,在城市的角落触摸记忆的纹理,既会为这座城市的千年光荣深感骄傲,也会谦和地接收时间的悄悄流逝,将过往历史的纯真记忆铭刻于心,满怀等待地祝愿这座古老城市在将来持续发明属于它的辉煌。